首页 > 公司概况 > > 正文

人人都谈癌色变 合肥医学潮男却抱着“胃癌细胞”穿梭在城市两端

日期:2017-03-27 08:30:31编辑作者:365最新地址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之一,莫过于经历一番努力之后,所有东西正在慢慢变成你想要的样子。”这是31岁的呼吸内科专业博士齐胤良最近发的一条朋友圈。

人人谈癌色变,齐胤良却是例外。他整天泡在癌细胞实验室里,培养癌细胞,常年与癌相伴。“癌”,已成为他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上面的这句朋友圈分享,也是他对“癌”赤裸裸的“示爱”。

抱着“胃癌细胞” 穿梭在城市两端

40cm×40cm×40cm的全透明正方形玻璃箱,里面还套着一个小一些的玻璃箱。小玻璃箱里装着一个用锡纸包裹着的东西就是齐胤良的“宝贝”——胃癌细胞。齐胤良的同事们都说,他每天就这样抱着这个“水晶盒”,往返于位于城市两端的实验室与医院之间已经整整7年了。

“水晶盒”其实是高压氧舱内细胞培养箱,专为在高压氧舱内进行细胞实验所设计制作,便于使用高压氧干预肿瘤细胞,“你可别小瞧了这个箱子,因为实用、便捷,该项设计还获得了国家实用新型专利证书。”齐胤良说,这7年来,他和安徽医科大学副教授张素梅以及另外两名研究生组成了一个课题小组,专门研究高压氧用于肿瘤的综合治疗。

齐胤良每天早上到单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高压氧舱看看他的“宝贝”。“外表看不出什么变化,但是我好像已经习惯了,早上要看到它安全地在高压氧舱里我才能安心。”

到了下午,齐胤良在医院的工作结束后,他就带着“水晶盒”到实验室进行一段时间的用药和观察。

“待肿瘤细胞在实验室低氧培养箱内培养后,需要搬运至高压氧舱内,对肿瘤细胞进行高压氧处理。在处理过程中就需要用到‘水晶盒’,待高压氧处理结束后,又要将肿瘤细胞送回至分子生物学实验室,进行后续的处理。”齐胤良说,表面上,他就好像一个医学“搬运工”,将肿瘤细胞来回搬运。但事实上,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肿瘤细胞在细微地发生着变化。“其实高压氧用于肿瘤治疗已经应用于临床,但是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一个标准的参数,高压氧在什么时间介入治疗?频率是多久?以及它对干预治疗肿瘤到底有什么样的作用?都还没有一个标准的数据。我们现在研究的就是这个,要把它具体到每一个标准都有据可依。”

显微镜下的癌细胞 每天都在发生变化

齐胤良大学读的是临床医学,研究生在安徽医科大学读呼吸专业。对于肺部疾病的研究他一直没有停止过。2010年进入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高压氧科室工作。这个时候,齐胤良接触到了高压氧,同时也开始了解到高压氧对治疗癌细胞是有帮助的。

2010年,他和张素梅老师成立了一个课题组研究高压氧用于肿瘤的综合治疗。这期间,齐胤良还顺便把博士也给读完了。

据齐胤良介绍,他们的研究分为细胞实验和活体动物实验两部分,目前主要进行的是细胞实验。首先,他们从美国选取实验相关肿瘤细胞株,经过实验培养,在体外模拟肿瘤细胞体内的低氧生存环境,然后进行细胞免疫化学分析,RT-PCR及蛋白标本测定、细胞迁移和侵袭能力等实验。然后,他们会分别观察正常对照组、常规药物组、高压氧联合药物组肿瘤细胞的迁移能力、侵袭能力及远处肿瘤成型能力。通过对比发现,高压氧可以减少肿瘤细胞对化疗药物的抵抗,同时对肿瘤细胞的迁移及克隆形成能力具有抑制作用。

齐胤良有个习惯,每天晚上吃过饭后会一个人跑去实验室,“事情很多,做实验,观察癌细胞,还要看很多文献,基本上两三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在外人看来枯燥无味的工作,齐胤良却觉得很有趣。“有的时候你想去了解一个领域的奥秘,经过你不断的努力去探索学习,在过程中你发现变化,并且从中找到规律的那个过程其实非常迷人。”齐胤良说,他自己已经钻到了这个对于肿瘤细胞的研究中,“现在我们算是初步了解了它在高压氧干预下用药的一些规律,但是这要细致到什么时候干预、怎么干预,还需要进一步验证。”

齐胤良把记者带到实验室最角落的一个房间。房间里有很多笼子,里面养殖了很多小白鼠。这些小白鼠将会在接下来的试验中起作用。“我们会将培养到现在的这些肿瘤细胞注入小白鼠体内,然后按照我们制定的治疗方案来给小白鼠治疗。”

据了解,他们在研究过程中已经发表了6篇非常有分量的论文,其中4篇SCI,2篇中华系列文章。“SCI是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创办的引文数据库。它是世界著名的三大科技文献检索系统之一,是国际公认的进行科学统计与科学评价的主要检索工具。”

生活中除了工作 还有美食和运动

或许在别人看来,这样一个读完了博士,在医院工作,整天和癌细胞相伴的人,必然是个毫无生活情趣的中年男子。但事实上,齐胤良好像有些不一样。

一件清爽的棒球服加上卷边九分牛仔裤,配上一双现在很“潮”的回力鞋。脱去了白大褂的齐胤良一点儿也不像传统意义上的博士。

坐在操作台上从肿瘤细胞中提取DNA和蛋白样本是一件非常细致的工作。“经常保持同一个姿势很容易得颈椎病。”齐胤良说,所以每周打两三次羽毛球是他坚持最久的一项运动。

虽然在实验室里会工作到很晚,但是回家以后齐胤良会给自己留出看电视剧的时间。他说,喜欢看美剧是他们这个年代人的共同特点。

除此之外,齐胤良最喜欢做的事情是和好朋友们一起寻找合肥的美食。“上周朋友们说想吃三文鱼,我就跑去超市买了一整条10斤重的三文鱼,我们几个人在家三顿就给吃完了。”

相关文章

http://www.leot.ac.cn/gsgk/201703/2715.html

合肥科学岛实验中学组织老师参加 全国“情感-交往型”课堂专题研讨

人民网讯 烟花三月,泥融沙暖。共同的情怀,共同的理想,共同的愿景,他们共同走进江苏南通田家炳中学。近日,合肥科学岛实验中学选派该校 ..

发布日期:2017-03-27 详细>>

合肥科学中心肩负“国家使命” 参与全球科技竞争

这一次,合肥不仅仅是科技创新的参与者,更肩负着国家使命,是国家参与全球竞争的一支生力军。2月27日,合肥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暨量子信息 ..

发布日期:2017-03-27 详细>>

合肥国家科学中心将推动省属高校走向“世界一流”

作为全国重要的科教基地,合肥拥有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合肥工业大学等高等院校54所,伴随着合肥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的建设,将支持中国科学技 ..

发布日期:2017-03-27 详细>>

合肥建设国家大科学中心 将引领新兴产业高端发展

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对于合肥而言意义非凡,除了依托大科学装置实现重大科技成果的世界领先,还将辐射带动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发展,并 ..

发布日期:2017-03-27 详细>>

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为何落户安徽?

合肥,成为继上海之后全国第二个获批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的城市。作为安徽省省会,合肥市乃至整个安徽省社会经济发展,近年来一直保持着 ..

发布日期:2017-03-27 详细>>